宋代无名诗人,随手在旅社墙壁题了一首诗,不料因此名流千古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25 07:15   浏览:
正文

要想写成好诗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诗人们为了写出好诗没有少下苦功夫。以推敲故事出名的贾岛在《题诗后》中说自己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要写出一句好诗实在是太难了,经过了漫长的三年,才好不容易写出了两句好诗,这一吟诵的时候,自己都把自己给感动得哭了。

除了贾岛,就算是杜甫这种“诗圣”,要想写出一首好诗也是经过了不断艰辛努力的结果,杜甫在《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说自己是:“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自己这个人做人性格有点固执怪癖,就是喜欢好的句子,不写出惊天动地的好句子出来,死也不罢休。

像李白这种才华横溢的“谪仙人”,天上掉下来的诗句,捡进来放到自己诗歌中的天才作家,几千年也只出来了一个。李白看到杜甫为了写诗瘦得皮包骨头,还笑话这个好朋友是:“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正是因为好诗好句难得,所以能够在过了几千年之后还能留下姓名的诗人们都是经过历史长河大浪淘沙的真金子。有的人诗才突出,名篇很多,有的人一生可能就流传下来一首经典之作,但也就是凭借着这一首经典作品让后世之人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张若虚凭借一首《春江花月夜》获得了“孤偏盖全唐”的至高赞誉,刘希夷因为一首《代悲白头翁》扬名立万,“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名句提起来没有人不知道的,当初刘希夷的舅舅宋之问也正是因为想要霸占这个句子不成,害死了刘希夷。

凭借一首诗就名垂千古的,还有宋代诗人林升,他的一首《题林安邸》,也是宋代诗歌中的巅峰之作,还选入了小学教材:

题临安邸

宋 林升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西湖游览志馀》卷二记载:“绍兴、淳熙间,颇称康裕。君相纵逸,耽乐湖山,无复新亭之泪。士人林升者,题一绝于旅邸云云。”

《题临安府》,可能原本不是诗歌的题目,是后人在流传的过程中加上去的,题目表示了这是林升题在临安一家旅社墙壁上的诗歌。

这首诗歌的背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耻”,北宋靖康元年(公元1127年),金人南下攻占了北宋首都东京,掳走了宋徽宗、宋钦宗两任皇帝,还有赵氏皇族、妃嫔、大臣等三千多人,北宋灭亡。

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赵构逃到江南,在临安,就是现在的杭州即位,建立南宋,但是新建的南宋政权却并没有记住“靖康之难”这一场宋王朝的百年之耻,满朝君臣不仅没有发愤图强,收复中原,还迫害岳飞这样的抗金志士,只是一味地投降求和,追求自己的安逸享乐。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山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城自古以来就是繁华的中心,重重叠叠的青山,鳞次栉比的楼阁,这样的大好河山怎能不令人生出喜爱之情。

然而,接下来一句诗人就笔锋一转,大好的河山都被金人霸占,西湖的歌舞什么时候才能够停下来?“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一个“几时休”的反问,直戳人心,因为诗人知道,这种山河破碎,西湖歌舞升平的现象,是无休无止的。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在风景名胜杭州西湖畔偏安一隅的南宋统治者,就像是乐不思蜀的刘禅一样,仿佛是真的忘记了刚刚过去的耻辱,真的把杭州当成了汴州,只顾在这里醉生梦死、逍遥快活。

一个“暖”字,写出了江南的温暖安逸,吹过来的风都是暖和舒适的,这是杭州风景名胜的带给人们的现实感受,也烘托出了统治者们安于享乐的氛围。一个“醉”字,写出了游人们在美丽的风景、温暖的和风中沉醉的状态,也是对当权者不顾国家生死存亡,只图自己醉生梦死的刻骨讽刺。

“直把杭州作汴州。”面对山河破碎,统治者无所作为的现实,诗人在最后发出了一声沉痛的呐喊,这些当权者只顾享乐,仿佛真的是把杭州当成汴州了,仿佛“靖康之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确实,如果当权者们一直这样醉生梦死下去,杭州像汴州一样被金人攻占,也只不过是早晚的事了。

虽然南宋朝廷一直妥协求和,但和金朝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150多年后,经历了9位皇帝的南宋王朝被北方新崛起的蒙古族灭亡。

林升一生并无诗名,但却凭借一首《题临安邸》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因为这首诗确实代表了讽喻诗的最高水准。

全诗匠心独运,虽然没有一个骂人的字眼,没有一处激烈的言辞,却将对南宋统治者的无所作为批判得入木三分,而诗人在对统治者的讽刺背后饱含的一颗爱国之心,更是让人感触颇深,让天下人读之,无不为之愤慨。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6080电影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